清代的房价

金秋人家园 2018-09-04 17:01:5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关注金秋公众平台,获得精神奢华享受 现代的我们望房价而兴叹,那么清朝的房价又所费几何呢? 各位以为今天的楼市是史无前例吗?那就错了。早在300年前的清朝早中期,北京就曾经出现过房价暴涨的热潮,当时的清政府根本没有什么适应市场经济的管理办法,未能控制住房价的上涨,导致清朝中后期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。 事

关注金秋公众平台,获得精神奢华享受

现代的我们望房价而兴叹,那么清朝的房价又所费几何呢?

各位以为今天的楼市是史无前例吗?那就错了。早在300年前的清朝早中期,北京就曾经出现过房价暴涨的热潮,当时的清政府根本没有什么适应市场经济的管理办法,未能控制住房价的上涨,导致清朝中后期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。

事情要从清军入关说起。

清军占领北京后,人口剧增,不仅住房紧张,安全也成了问题。面对庞大的被征服民众,清政府觉得并不安全,不能混住在一起。事实上,汉人的反抗精神证明,他们想多了。

清军以征服者的名义,对社会财富进行了重新分配,没有遇到一点障碍。他们占领了明朝故宫以及各级官员留下的豪宅,圈占了普通人家的宅子,把原住民全部赶到外城,城内只允许旗人居住。

满汉分居

这种满汉分居的格局,从北京开始,成了满清一朝最基本的城市格局。今天,成都的宽窄巷子已成为著名景点,其实这就是当年成都满人居住的“少城”遗迹。历史的吊诡往往就在这里,过去是征服者显示权贵的场所,今天成为普通民众的游玩之地。

满汉分居在事实上形成了两种房屋产权制度。在体制内的,是满人,他们住在内城,享有朝廷分配的内城住房。当然,这些都是抢来的,现在成了朝廷的。

在体制外的是其它民族,主要是汉族居民,他们无权居住在内城,也无权享受政府分配的住房,只有靠市场机制调节。因此,满清的房产制度就形成了计划和市场两种制度并存的格局。

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满清建政之初,分配给旗人的宅子都属于政府所有,旗人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。但只要没有因犯罪而被收回,子孙均可继承,这就事实上改变了房屋的所有权。

到了康熙朝,政府开始允许内城旗人之间进行房屋买卖。这说明政府默认了房屋所有权的改变,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权,政府保留了犯罪则收回的权力。

到了雍正时期,政府财政空虚,改革已经势在必行。由于原有分配房屋所有者都是为清朝打天下的功臣的子孙后代,是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,指望他们掏银子买房是不现实的,但是出售新建房屋是可以的。于是从雍正朝起,政府新建房屋由官兵购买或者租住,从获得房屋的旗人薪水中“扣俸”,用于后续的“盖房之资”。

“雍正改革”使得原有的政府分配房屋变成了政府经营房屋,同时也促进了房地产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,政府也从中获利。

从雍正九年到乾隆七年,仅北京一地,陆续通过克扣俸禄卖出官房“七檩至三檩房共一万一千三百七间半,作价银十四万四千七百二十九两四钱。业经满限交足”。

这样算下来,平均每间房12两白银,一两白银大约相当于人民币六七百元,也就是说大概每间房在7000-8000元人民币左右。

不过这样的住房,只有体制内的人才能购买,一般人没有资格购买。到了乾隆时期,这个价格涨到了14两白银一间房,相当于八九千元人民币一间。这说明,在这套制度实施早期,体制内房产价格保持了相对的稳定。

房价暴涨

然而在完全实施市场经济的外城房地产市场,房地产价格却呈现出不断上涨的趋势。先是在顺治初年,原来住在内城的居民被迁出,导致外城居住需求量猛增,市场供不应求,卖家随意提高价格,动辄一涨就是几倍。

工科右给事中魏象枢在给皇帝的奏章中大声疾呼:“罄家所有不足以卜数椽之栖。”并建议,“祈天语申饬,令该管地方等官,概平一价,凡买者卖者典者赁者,各勿增减,共相保恤,庶比屋可封,国本永固矣。”

他寄希望于最高统治者下达行政命令,把房价降下来,并把这事上升到了事关国本的地位。

然而,皇帝陛下压根儿没听他的,只是批准用官地安置迁移居民,并未控制房价。原因很简单,政府也需要钱啊!满清房屋契税是3%,价格越高,政府收入就越多,结果导致房地产价格飞涨,连年翻番。

清华大学历史教授邓亦兵研究发现,顺治五年时,外城房价为每间房6.5两白银,之后房价上涨一倍,达到15.91两。到了康熙年间,已经涨到40.11两,是顺治年间的五倍。在雍正、乾隆时期虽有所下降,但到了嘉庆时期,每间房的价格已经涨到了41.29两白银,接近人民币三万元。按当时的GDP和国民收入水平,这个价格已经高得吓人了。

全面萧条

与官方视角中的康乾盛世完全不同的是,从经济活力来看,随着房地产价格的暴涨,整个满清的社会经济陷入到了萧条之中,被学者们称为康熙萧条、嘉道中落、道光萧条。

日本学者岸本美绪指出,“(康熙前期)经济问题以全面物价下跌及与之相伴的滞销、收入下降等不景气的形式出现在人们面前。”

吴承明先生认为,“将这一时期的萧条称为‘康熙萧条’较为恰当,它始于17世纪30年代,持续长达半个多世纪。”

到了后来的嘉庆、道光年间,更是每况愈下。燕红忠综述前人研究指出:“史学界一般将嘉庆、道光时期清朝的国势下衰称之为‘嘉道中落’,并将其根源主要归结于吏治的腐败。而经济史学界则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鸦片战争前夕的白银外流、银钱比价等方面,并将这一时期的经济下滑称之为‘道光萧条’”。

这一判断,也被第一次来到中国的西方外交使团、英国的马戛尔尼所记录。他们亲眼目睹了一个停滞的帝国,以及普通老百姓惊人的贫困、温顺以及麻木不仁。他们认为,清朝就是一个泥足巨人,只需要轻轻一推就会被击倒。事实也果然如此。

然而伴随着经济萧条的,是各大城市房地产价格的不断上涨和貌似繁荣的商业活动。有历史学家以此来反击“萧条说”。却不知道,这只不过是那个年代的房地产泡沫而已。通过制造泡沫来化解增长难题,难以打开新的发展通道,结果导致社会状况全面的内卷和内衰。

长按识别可关注哦 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